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孙雯 通讯员 张梦楠

4月12日-14日,为期三天的2019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在杭州西湖文体中心召开,本届大会的主题是:“e阅读,让生活更美好。”

之前岳云鹏出演的电影评价大多不高,对此,岳云鹏正面回应:“别一看到有我就觉得这片子不行。我还年轻,请给我点时间。”佟丽娅也表示支持:“我觉得这是他演过最好的戏。”

“经常会有直播带货的网红在这里做直播,把一些小景观当成直播的背景。你看那边有些在拍潮服的,就是在做直播卖货呢,每周都能见到她们几个。”无论是在网红餐厅,网红场馆门口排长龙的消费者,还是在综合体外取景自拍的业余模特、直播网红,都是商圈热闹氛围的衬托。

再比如某开发商在投入开发商业综合体时,也是预留了大片区域,设计了国内少见的欧式小镇、复古建筑,希望借此吸引大量年轻消费者和专职网红达人前来趴在赵取景,拍摄“大片”在朋友圈传播。

更年轻的一代加入数字阅读的大军

与此同时,生于互联网时代的他们也有着强烈的正版意识,并对付费阅读给予认可。换句话说,他们愿意为信仰而充值,为增值服务而买单。这样的做法,无疑也给阅读市场带来了多元化的收入渠道。

【你听到的明星播报,都是被复刻的】

“以前,很多的网红餐厅、网红景点,都是后期通过策划、宣传建立口碑。”李晓玫指出,如今越来越多的餐厅、经典和综合商业项目,大多是在设计之初就在空间设计、功能服务方面提前策划,“生造”出网红属性,让项目在“娘胎”里便具备打造网红打卡地的基础。

过去一年数字阅读IP领域有哪些大动作?未来,行业又会向哪个方面发展?

有了这样的“软硬件”基础之后,只需通过与网红经济公司的合作宣传推广,即可实现线上的裂变宣传。

但让他和女友意想不到的是,这家新开业不久的网红餐厅的菜肴出品,却令人十分失望,“约会,拍照还可以,但不会再来消费第二次了。”

网文阅读的主角是95后

科大讯飞消费者BG智能助手业务部总经理马啸就展示了跟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合作的有声书。

在捷波朗中国区商务总监陈栩斌的预计中,2019年的后半程,全球会有超过25亿的智能手机,其中超过一半的人会使用语音助手。在他看来,这是人机交互的必然规律——从电脑产生至今,人们在不断解放着自己的双手:从两只手到一只手到一根手指头。

“另外还会利用网红自拍的照片,制作一些打卡攻略,帮用户选取自拍角度、,分享拍摄技巧,打卡最佳时间(季节)等等。”一位美食自媒体作者表示,只要商业项目具备网红“软硬件”条件,再加上区域主流网媒、网红和自媒体的宣传推广,就能够较快地形成一定的影响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参加完这场交易就能对数字阅读未来的发展趋势有所把握。

他们不喜欢底层逆袭的故事

“它能听懂你说的话,还能告诉你它能做什么。”王丛刚说,这也许是未来更智能的一个场景。

“有的网红美食、网红景点,到了现场才发现真是连照片都不想拍了,发朋友圈都嫌丢人。”

艺恩的高文韬看到的是精细化阅读和精准推送:“书粉和影视剧粉丝的转化是现在网文平台和视频平台都在做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在视频网站上浏览视频的时候,会看到有相应的书目推荐,并且给出入口,可以直接进去阅读。相互导流,融汇贯通就是现在的趋势。”

无论是为了吸引消费,还是为了吸引流量,随处可见的网红打卡地的确是为为城市增添了几分活力,但是“生造”的网红打卡是否正在泛滥,又到底能够火多久,只能看策划机构、网红和金主们的“操守”了。

如一家餐厅在进行空间设计时,提出要加入星空概念,规划出独立的角落,并用灯光营造繁星闪耀的场景,提供给消费的食客,周边的路人来自由拍照,发朋友圈分享,“有些网红餐厅的设计,自拍区域面积甚至比用餐的区域还大。”

那么,这种落差究竟是如何形成的?网红打卡地究竟藏着多少互联网思维的生意经?

人工智能应用于阅读行业,最典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让所有的书都可以听。声音是人机交互当中的一个最重要的环节,是未来的一把钥匙。因此,在4月12日下午举行的人工智能峰会上,有一个关键词就是“声音”,围绕它衍生了关于数字阅读的无限可能。

有几十年从业经历的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宣传管理部特聘策划师高王钰坦言,她正在学习的是《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部剧——“我非常好奇,黄子韬是如何以一己之力带火了《翻译官》和《夜空中最亮的星》两部剧的。年轻人到底在思考什么?这个市场究竟需要什么?这些问题需要我不断地学习和跟进。”

这种宣传“裂变”的确持续时间更久,再加上网红圈新人、尾部小网红对头部大V的追随、模仿,导致很多网红打卡地被多维、叠加地进行传播。

人工智能让数字阅读的表达更为丰富,马啸觉得,人工智能恰恰应该成为这些表达的手段。

无论是现场的体验式展示,还是大咖们在人工智能峰会上的畅想,中国数字阅读大会上展现了已然或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

投入低,裂变快,“网红打卡”备受青睐

有网友吐槽说,在部分一、二线城市,自称是“网红打卡地”的商家、景点最多。而一些营造“网红氛围”的主题馆、餐饮场所,与网传照片相差十万八千里,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地方能被称为网红打卡地。

人气,跟这些网红打卡地带来了“生意“,体验,也让这些这餐厅、商家、开发商(综合体)有了不同的“未来”。

“将来我们家里面的智能音箱、智能电视机、智能冰箱、智能镜子等等,这些智能硬件都有可能会跟你用语音方式进行交互,我们的声音可以赋予这些硬件很多的能力,包括个性化、趣味性,让我们的硬件看起来更有温度。”

“从全年龄段的品类和95后时代的品类对比来看,95后会更偏爱校园、二次元、穿越、修仙、冒险、职场这五类题材。其中,男性最爱的是玄幻题材,而女性钟爱校园题材。”

声音和屏幕,改变着当下的阅读生活

正如马啸所说,“以往的图书编辑做一本书基本能预估它大概能卖多少册,但现在他们时常说不准一本书卖多少册,也许有一个微博大V一推荐,可能就提高几十万、几百万的销量,但是如果没有人关注,质量再好的书都可能淹没在整个信息流的海洋里。”

据媒介智讯的相关的调研报告显示,2019上半年,受环境影响国内广告市场重新进入新的调整期:市场总体营收整体下滑8.8%,其中传统媒体的营收同比下滑高达12.8%。

“而且后续用户裂变、小网红的传播,甚至是一些综艺节目的取景,都无需商家再投入了。”徐衡总结道,用网红打卡的概念打造商业项目,简而言之就是效率高、范围广、更精准。

【个性和颠覆才是他们的最爱】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也许手机将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有不少游客、食客认为,这些网红商家、网红景点,之所以能吸引大量消费者、达人去探店、自拍和打卡,自然有其与众不同的亮点。好奇心驱动下,这些网红打卡地就逐渐成为流行的约会地点,甚至是城市的人文地标。

从众效应,网红效应,是如今网红打卡“模式”的火爆原因。

那么,被采集的声音到了哪里?

尽管不是周末,但是商场外攒动的人流中,仍有不少身着华丽服饰的时尚青年男女,有的在“造景”前摆着各式各样的造型,一旁还有摄影师拿着专业单反相机不停地拍照。

按照高文韬的想法,随着技术的升级和用户细分需求的不断出现,千人千面、定制化的书单也将是未来的一种趋势。

当然,美好生活的降临,也意味着行业挑战的降临。面对飞速进步的技术、多变的阅读口味、更为年轻化的受众群体、群强并起的产业环境,数字阅读与传统出版的从业者都在思考。

相比传统的营销、广告形式,投入更低,成效更明显的网红打卡玩法,正在成为企业、广告主青睐的重要营销策略。但是,一旦这种方式开始“粗制滥造”,未来“网红打卡推广模式”的前景恐怕也会遭遇挑战。

即使你没有尝试过有声阅读,但在开车的时候总听到过林志玲、王宝强们为你导航的声音。

“打造网红打卡地,除了快速引流之外,还能够持续产生裂变。”

全国各家数字阅读企业集聚一堂,咪咕数媒、华云文化、万达影视、慈文影视等行业巨头也位列其中。趁着中国数字阅读大会的机会,行业代表在此交流经验,共同展望数字阅读的未来。

王丛刚很喜欢纳兰词:“但看纳兰词的时候,我在想,如果纳兰的声音被留存下来。那么,当我们听到纳兰性德用深情的声音在朗读: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这个时候,你读他的词集就是一种别样的意味。”

在他看来,如果将同样的费用用在相关网红的内容推广上,效果可能会更加优异,这些网红背后的粉丝数量,丝毫不比普通影视明星少,同时还具备传播的长尾效应,可以源源不断地引流。

相比邀请明星、小鲜肉代言或是站台等高投入品宣举措,如今不少商家、金主更愿意将宣传、推广预算投入在项目本身,通过打造网红打卡地的方式进行高性价比营销,“试想一下,现在请个香港三线明星站台,出场费用也要二三十万吧。”

不过,也有不少人约上三五知己、家人亲友前往这些网红打卡地消费、游览后,却发现无论是食材口味、风光景色还是人文环境,都与想象中的相差甚远。唯一与“网红”概念沾边的,只有络绎不绝的客流,以及前来取景的内容创作者。

“图片好漂亮,我和闺蜜都对这里种草了,今天总算约好了一起过来,结果拍了好久都拍不出人家拍的那种感觉。”她无奈的表示,到了现场才看到所谓“繁星”也只是LED营造的场景,“结果门口还有那么多人排队,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收费六十元也真心不便宜呀。”

的确如此,网友顽石点头看完电影后就在豆瓣写下了这样的留言:“我也只能在电影里看看别人的兄妹情深,嬉笑打闹。有人陪伴一起长大,即使是日常生活的细碎小事也是美好的回忆。”

“网红打卡”引流效果依旧明显

在马啸的观察中,不止是阅读行业,所有的内容行业都出现了“信息爆炸”的情况。

至于那些“十大网红餐厅”,“首家XX式网红打卡影院”,“潮人必到的打卡商城”等等策划案,多是区域网媒、自媒体、网络大V配合商业项目“生造”的热点。只要策划的当,短期内就能迅速火爆起来。

吕旭不愿意承认《快把我哥带走》是一部青春片,但它的确赚足了年轻人的眼泪。吕旭更愿意把这部电影的成功归结为前期对受众的充分调研:“我们确信,18-24岁的群体将会是这部电影的主要观影人群。在充分调研中,我们看到了——‘生而渺小,但是努力满分’、‘世界欠我一个哥哥’、‘成长话题’……这些年轻人内心的痛点。”

阅尽千帆的咪咕公司CMO况铁梅则认为,创作者眼下应该借势出新,拥抱时代变化,但该有的坚守一个都不能少:“时代、生活、人性。如果你的创作能够围绕这三个点去深挖,市场会给你很好的回馈,而一个作品如果只有感情而没有思想,也不会获得成功。”

“以前大家可能是为了打发时间阅读。而现在51.4%的95后是因为热爱文字的力量而阅读网文。”

那么,随着“生造”出来的网红打卡地越来越多,如今的引流效果究竟如何?

不难想象——之前,为了训练语音引擎,需要把声音的主人请到录音棚里去录音,再生成音库。但今天,这样繁琐的流程不需要了。

《鼠胆英雄》从雏形到剧本完成历时五年。束焕表示,遇到岳云鹏才觉得找对了人,“他胆子比较小,根据这个特点写出这个故事,算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部戏。片中的闫大海是个特别怂的人,小岳岳本色出演不费劲,但角色后期的转变也很有看点。”从编剧跨行到导演,对束焕来说像是离开“舒适区”去到危险的地方,“编剧一直是离片场很远的,这次要跨越一个特别宽的鸿沟”。

“现在,很多城市里的餐厅、娱乐场所或是景点,一诞生就傍上了网红属性。”

高文韬还对数据进行了细分和剖析。他说,品牌化、正版化、多元化是95后带给数字阅读市场的一种趋势。“现在的年轻人每天的阅读时长可以达到1~2个小时,近四成的95后每年会阅读50部以上的作品。”高文韬说。

“现在很多网红餐厅和网红景点,在建好前就会策划将空间设计做出卖点,再把这个卖点通过网络推广出去。”李晓玫介绍,自己接触的餐厅、商业综合体,甚至是刚开发的景区,都是在前期针对空间设计方面进行规划并植入网红属性。

【把“多快准省”的任务交给人工智能】

与高王钰的思考同步的,是《快把我哥带走》的制片人吕旭则的现身说法。

大势之下,新的网络营销模式也在不断被创造和升级。

“年轻化”是本次IP交易会中的核心。

同样“迷信”网络上的推荐,到福田某商业综合体内网红星空体验馆拍自拍的许小姐,体验之后也是深感不值。她表示自己看到很多媒体达人推荐这里,不少网红也常来这家星空体验馆拍摄自拍,而且晒出来的照片都超级美。

如何应对?马啸提出了“多快准省”——这需要人工智能的参与。“作为内容创业者来讲,就是让高效的创作能够发生,让创作的门槛更低,提升创作效率,降低创造成本。比如说,语音转文字可以让作家不再去写字;有声内容的制作,手稿的识别,机器翻译,甚至可以辅助作者去生成一些内容。针对出版社和销售渠道,我们可以做到对大数据的分析以后做智能选题、内容审核、智能推荐以及对销量的预测。”

当然,网红、自媒体达人大力推荐的网红打卡地,也并非是清一色“差评”不断。就在另外两处网上呼声最高的网红打卡胜地——深业上城以及华润城。

“今天,我们完全可以不用我们的双手,我们全部都可以用我们的语音来跟机器来做交互,只要它精准识别到你的声音的话。”陈栩斌说。

越来越多的商业项目是“娘胎网红”

这样的品类偏好和年轻人的自我认知相关。数据调查结果显示,95后给自己身上贴的标签带有多元化的倾向。二次元、Cosplay、森女、小清新……而且,如今的95后不像他们的上一代一样喜欢底层逆袭的故事,主角的个性化和颠覆性才是让他们“心水”的题材。

在高文韬看来,95后的阅读时长和阅读量之所以远超其他年龄段的读者,主要是因为观念的改变。

比如广州天河区,深圳南山区、福田区等地推荐较多的网红打卡地,上述地方的这些网红餐饮场所、体验馆等,的确是人满为患。

“吃的感觉很一般,就是装修风格挺用心的。”一位从某网红餐厅走出来的消费者表示,他是在某红书上看到了这家餐厅的相关推介,感觉餐厅风格别致,气氛浪漫,因此决定和女朋友一同前来用餐,同事多拍一些靓照。

目前,网络文学的付费用户数达到了3600万,日均阅读时长73分钟,年均付费达到270元。这其中,撑起网络文学市场半边天的是19-24岁的95后。

2018年,改编自幽·灵同名漫画的电影作品——《快把我哥带走》上映并一举获得了3.75亿的票房。对比动辄几十亿的票房收入的大片来说,这个数字表现平平,但对于一部小成本电影来说,可谓收益率极高。

如何拥抱变化,赶上年轻人的口味和脚步?在这场IP交易会上行业大咖们也做了梳理和预期。

如果《快把我哥带走》的案例稍显单薄,那艺恩的合伙人高文韬带来的数据干货则直观地显示了年轻人在数字阅读中强大的支撑力。

“一个热点通常只有一天的生命周期,最长的时候不超过一周的生命周期,这就是现实情况。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的阅读行业一定会遭受巨大的挑战。”

4月13日上午9点,西溪宾馆的宴会厅里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IP交易会。

慈文影业副总裁赵斌把“轻阅读”放在了重要位置:“以前大家比较喜欢看几百万字的大长文,但是95后最喜欢看的是15-30万字的长度,他们比较喜欢一口气读完一本书,更偏爱中短篇的作品。所以在接下来的创作中我们会更重视00后比较喜欢的15-30万字的精干文字。”

将来,每一位用户都可以在这类平台上制作自己的音库。这些个性化的音库可以用来干嘛?

当智能镜子、空调、厨具、眼镜……都会通过语音的方式跟人类进行交互的时候,也许手机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而有更多的智能硬件都围绕在我们周围,形成独特的交互方式。

从事空间设计工作的李晓玫,在过去短短半年时间里,主导了广东、福建等地将近20处商业项目的空间设计任务。其中,有超过八成的设计项目,都是“娘胎”里自备网红属性的商业项目。

【大家都在“抢”年轻人】

如今,每个人的声音都在跟使用的APP、手机终端、智能硬件——包括音箱,发生着语音方面的交互,这极大地提升了语音采集的手段。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VP王丛刚说,随着5G技术的发展,采集声音的速度也更为快捷。当然,不能忽略的是,训练模型的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在这十年之内也取得了质的飞跃。

“主角!95后绝对是网络文学中绝对的主角。”高文韬在分享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他的论断并非空口无凭,大数据印证着网络文学的市场确实在年轻人当中。

年轻人最爱读什么?高文韬带来的这份数据榜单也给出了答案。

以上这份数据调查也说明数字阅读已经跨过1.0的PC时代、穿过2.0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来到了现在3.0的轻小说、二次元审美的时代。

灵犀云对接了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后面的视频内容、音频内容。基于这些内容,通过语音方式跟平台进行交互的时候,会根据受众的不同,进行定向推送。

信息时代,深度读物进一步小众,而不需要大脑处理太多信息的“爽文”则可能成为大行其道且来去匆匆的主体。基于算法的精准推算,用户会继续细分。而网络平台的推荐则可能省去高额广告费,成为爆款图书的营销方式。

在网文用户年龄结构中,19-24岁群体占比高达45.1%,排在第二位的是占比40.9%的25-29岁的青年人。也就是说,在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新动力前,当下的年轻人首先成为了网络文学市场的顶梁柱。

“得年轻人者得天下”,正是基于对年轻观众心理的把握和了解,《快把我哥带走》才能成功地撩拨95后的心。

“我们当然知道吴晓波老师没有时间去把它一段一段录下来,但是人工智能可以。”马啸说,知名的主播、演员的声音都复刻下来,让它变成永久的财富,“它可以永久地为我们去播报,即使本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依然可以去继续他的工作,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相信未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声音留给这个世界。”

事实上,如果纳兰活在今天,这是一个轻易实现的愿望。

在一家行销全案机构担任策划工作的徐衡告诉懂懂笔记,最近一年来,不少企业、商家寻求营销策划合作时,都会要求包装、宣传自身的“网红地”特质,营造打卡氛围。

【轻小说与二次元审美的时代】

“我每周都会到这里拍片子。有时很多路人也都会跟风在这里自拍晒朋友圈。”现场一位自称是时尚杂志模特的女生表示,虽然这些别致的建筑、景点都是人为打造的的,但却给摄影爱好者、自拍达人们提供了极佳的摄影场景。更关键的是,这里很多网红打卡场景都是免费的,任何游客、路人都可驻足拍照。

徐衡表示,无论是邀请网红站台,还是将商业项目包装成网红打卡地,面对的都是关注网络、好奇心强、冲动消费的时尚年轻群体。这些用户除了会追随网红的介绍,笃信网络上的宣传,还会跟风分享,传播打卡自拍的照片,“身边的朋友一看,这地方还不错,也会跟风来打卡自拍。”

它背后有数字阅读的无限可能

正是如此,如王丛刚所说的情景并不遥远——

一位网红经济公司的市场人员透露,在项目推广宣传的具体操作层面,这些场所、景点通常会在开业、运作之初邀请一部分流量网红来站台背书,通过网红的自拍吸引网友以及消费者前往打卡、消费和分享。

她表示,在一般消费者的心目中,只有能征服大众味蕾并吸引大量食客的餐厅,才能够称之为网红餐厅;只有风格别致引人入胜的景点,才能称为之网红景点。

知名网络文学小说作家白饭如霜则认为漫画将是未来的可能:“图像其实是最没有隔阂的东西,它没有任何文化壁垒。画面摆在这里,不管什么肤色、什么语言都能看得懂。有一句话说‘小说是现在’,而我认为‘漫画很有可能是未来。’”

它们会被收集到类似“灵犀云”(咪咕的智能语音能力平台)这样的语音智能平台。随后,技术人员对它们进行后期的加工处理。这些平台可以提供语音识别、语音转写、语音翻译、语音合成,以及基于语音能力之后的应用场景。

电影《鼠胆英雄》讲述了老上海的小混混闫大海(岳云鹏饰),为了追求女神杜卿(佟丽娅饰),从无名小人物一路跌跌撞撞成长为受人尊敬的大英雄的故事。岳云鹏表示,这不是一部纯喜剧,“我们是在认真地讲一个故事,有几场戏我演的时候都哭了”。